書趣閣_筆趣閣 > 北宋大表哥 >第一百八十四章 流放慶州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一百八十四章 流放慶州

    “大家都消消氣,劉判官你想把鐵匠安置在這里也可以,不過我們皇莊有其它的事,不能安置太多,如果只有你身后這些人的話,倒是可以安置一下!”李璋這時終于開口勸架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劉判官看到李璋這么一個少年人出面,聽口氣似乎比呼延守信的地位還要高,這讓他也不由得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陛下身邊的伴讀李璋,這個皇莊現在由我來管。”李璋當下笑著介紹了一下自己道。

    聽到李璋竟然是趙禎的伴讀,這讓劉判官也是嚇了一跳,雖然伴讀沒有品級,卻是皇帝身邊的人,而且能做皇帝伴讀的人肯定是深受皇家信任,這種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,因此他這時也立刻十分客氣的道:“原來是李伴讀,本官剛才失禮了!”

    “劉判官不必客氣了,你們一共只有這么多人嗎,如果安置在這里有沒有什么要求?”李璋再次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次安置的工匠一共三百二十一人,全都在我身后了,以后肯定會經常運來一些木炭、鐵料來,打造一些皇陵需要的用具,所以我們需要一塊地方建造一個作坊,吃飯的問題不用你們管,只需要提供平時的用水就行了。”劉判官當即介紹道,對李璋他也不敢提太多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,皇莊里都是農田,不方便安置太多的人,不過皇城西邊就是一片荒地,足夠你們修建作坊了,至于用水我也可以組織人給你們送去。”李璋聽到這里當即點頭道,無非就是一塊地方和必須的用水而已,對莊子也沒什么負擔。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謝謝李伴讀了!”劉判官看到李璋答應,雖然不是在皇莊內,但也差不多,而且只要有水就行,畢竟打造鐵器也需要大量的水。

    看到李璋答應安排這些鐵匠,呼延守信也沒有再說什么,當下李璋親自帶著劉判官來到旁邊的荒地,其實這片荒地就在皇莊的大門旁邊,長滿了低矮的灌木和草叢,那些工匠來了之后,也立刻找來工具清理地方,李璋也讓呼延守信叫人來幫忙,更讓那位劉判官對李璋十分的感激。

    建作坊的材料都在后面的牛車上,不一會的功夫,打鐵用的工棚就搭建起來了,車上的爐子、風箱等工具也卸下來搬進棚子,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,李璋也讓人送來飲水和蔬菜,糧食是他們自帶的,大鍋架起來燒水做飯,李璋這才帶著呼延守信等人告辭離開,劉判官本來想留李璋吃飯的,但他們這里實在太簡陋了,也擔心李璋吃不慣,所以最后也親自送李璋離開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里,李璋只要沒事,就會來旁邊的鐵匠作坊轉一轉,偶爾也會送點菜肉之類的,更讓劉判官對他好感倍增,作坊里的鐵匠也都認得他這個大方的少年,每次來作坊時,不少人也都爭著打招呼。

    隨著慢慢的混熟了,李璋也從劉判官那里打聽到更多的消息,這些鐵匠主要是負責皇陵需要的各種金屬器具的打造,而且據劉判官說,以后皇陵若是修建完畢,這支鐵匠也會抽出一半的人手留下來,因為皇陵的維護也需要大量的人手,各方面的工匠也都會留下一些。

    不過也就在這時,京城那邊再次傳來消息,金山的判決也終于下來了,流放的地點在北方不在南方,這讓他也是松了口氣,不過就算是在北方,也不是什么好地方,而是在北方的慶州,那里正是與黨項人交界的地方,雖然黨項名義上依附大宋,但實際上依然時有沖突,慶州那邊也頗不太平。

    當李璋趕回家中時,金夫人和金小妹母女二人也立刻向他道謝,雖然金山依然流放,但至少保住了一條命,而且只要金山在慶州熬過五年就可以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金山什么時候離開京城?”李璋客氣了幾句后,立刻開口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判書上說要即刻離京,估計明天一早就走,我和小妹也打算明天一早去城門處守著,順便準備點吃食給我兒送行。”金夫人當即回答道,金山的判決下來后會通知家屬,而且呂武也時常幫忙打聽些消息。

    “今天還有時間,我去打聽一下確切的消息,明早咱們一起為金山送行!”李璋當即站起身道,他也沒想到時間這么趕,如果自己晚來一天,恐怕就沒辦法為金山送行了。

    當下李璋也沒找呂武,而是自己去了開封府大牢,找到上次那位獄丞,花了點錢很容易就打聽到金山明天離京的確切時間,然后他立刻回家準備了一些銀錢,主要是賄賂一下押送的衙役,讓他們不要在路上為難金山,沒辦法,這個時代就是這樣,那些衙役本來收入就低,如果沒有點外快的話,早就被餓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璋就帶著金氏母女一起離開了家中,然后沿著踴路街一直出了梁門,梁門也就是東京城的西城門,李璋每次去皇莊時,也都要經過這里,另外向北邊流放的犯人一般也會從這里出城,然后轉道向北。

    東京城承平日久,哪怕是城門外也十分的熱鬧,事實上這里每天進出的人那么多,所以也吸引了不少商販前來做生意,光是供人歇腳的茶棚就有十幾座,另外還有大大小小的酒肆,雖然檔次不高,但勝在來往的行人多,所以生意也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李璋在一座比較大的酒肆中定了兩桌酒菜,等了不一會的功夫,就見城門中走出一隊囚犯,前后各有兩個衙役押送,金山胖大的身材在囚犯中也十分顯眼,李璋也親自上前攔住對方說明來意,并且還給衙役們準備了一桌酒席,希望他們稍候片刻。

    其實不光李璋自己送行,其它的犯人也有人前來送行,只不過沒有像李璋這么豪氣,不但塞錢而且還訂了最好的酒席,所以幾個衙役也十分高興,收了錢解開了金山的繩子,然后就進到里面喝酒,至于其它的犯人就沒這么好的待遇了,一個個只能在外面干等著,不過李璋擔心其它的犯人在路上欺負金山,所以也讓酒肆準備了些吃食送給那些犯人,然后這才帶著金山進到里面見金夫人。

    “娘!”金山進到里面看到金夫人時,也雙膝一軟跪倒在地,眼淚也一下子涌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兒受苦了!”金夫人看到金山也撲上前一把抱住他,雖說才短短幾天時間,但金山的確瘦了許多,畢竟李璋再怎么讓人照顧金山,牢房里的飯菜還是不能和外面比,再加上金山恐怕也沒吃飯的心情,所以整個人看起來瘦了幾圈,臉上的肉都松了。

    金小妹這時也撲上來,一家三口也是抱頭痛哭,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在李璋的勸解下止住哭聲,然后李璋讓人把酒菜送上來,他陪著金山一家邊吃邊聊,而金夫人這時也將準備的東西拿出來,除了一些衣服干糧外,還有一些錢財,不過并不多,并不是李璋小氣,而是金山是犯人,帶著太多的錢上路,只會引來禍端,所以還不如等他到了地方后,再派人給他多送點錢打點。

    不過表面上錢雖然不多,但實際上在金夫人送給金山的衣服里,有幾件衣服也被縫上了幾片金葉子,其實就是金子砸成薄片,如果不仔細搜查也找不出來,這是給金山的救命錢,畢竟誰也不知道路上會發生什么,留點錢說不定能在關鍵時候保命。

    金夫人拉著金山的說一直叮囑個不停,無非就是讓他在路上注意安全,照顧好自己之類的,金小妹則一直給金山碗里夾菜,等到半個時辰后,那幾個衙役也吃完了,金山也胡亂吃了一些,然后就要起身上路。

    “李璋,我娘和小妹就托付給你了!”走的時候,金山再次向李璋拱手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這邊萬事有我,絕對不會讓小妹她們受委屈的!”李璋這時頗為傷感的道,金山這一走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。

    金山也對李璋極為信任,當下點了點頭,隨后又叮囑了金小妹要好好照顧母親,然后這才毅然決然的轉身離開,衙役們也將繩子再次綁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說起來押送犯人可不像電視上那樣戴著腳鐐、木枷,這些東西要是戴在身上,恐怕走不了多遠就能把犯人累死,所以一般的犯人都只用繩子栓著就行了,犯人如果中途逃逸也是死罪一條,就算不被抓住,日后也只能隱姓埋名過一輩子。

    送走了金山后,李璋在家里多呆了一天,主要是陪金夫人母女聊聊天,免得她們太過傷心,萬幸的是金夫人倒是很看得開,倒是金小妹一直哭個不停,甚至還吵著想要去慶州陪金山,最后金夫人和李璋好不容易才勸住她。

    李璋不能在東京久留,否則劉娥又要罵他了,所以他也很快再次離開了京城,不過在走的時候,李璋卻帶了一個大箱子,因為箱子里的東西太過重要,所以他也特意叫上野狗陪自己去了皇莊。


  http://www.qsjsaj.tw/txt/90130/20533712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sjsaj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资料上期